草莓视频官方版下载入口

草莓视频官方版下载入口 混乱的场景,让随后赶来的周家人震惊。

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转过身去,场面太过不堪,同时也让他们异常的愤怒!

林家人,好算计。

如果不是他们早有警觉,将计就计的话,那么此刻……

一想到自己捧在手心里的闺女无端成了林家人眼中的肥肉,而他们为了把这块肥肉抢到嘴里来,居然用了那么肮脏不堪的下作手段!眼前这一切,虽然已经在他们的预料之中,但是谁家的爷们是泥捏的?要是没有早早洞察到林家的阴谋,那么此刻躺在那儿,失了名节的人,不就是小米了吗?

周翼兴眼里的愤怒毫无保留的朝着银角去了,他俊秀的五官略显狰狞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胆颤的恶意,好像随时准备扑过去,将人生吞一样。

面对这样的周翼兴,银角平静的内心,终于有了裂痕。

他也不知道,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!他要绑的人明明是周小米,怎么会变成了那个丫头。

这会儿,李嫂已经去请了赵氏。而屋内一脸惊恐表情的林玉风,显然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。他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林如红,只觉得有一股叫做羞愤的情绪从头顶一直贯~穿到脚底板!他不敢看林如红,只觉得自己羞愤难当,连忙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盖住,然后去找自己的衣裳。

衣裳呢,衣裳呢!

林玉风的汗都要下来了。

林如红的脸,惨白惨白的。

光影女子树林中更显娇媚

这个男人,从头到尾只看了自己一眼,就像看了瘟疫似的,匆匆的挪开了视线!她有那么可怕吗?他在找什么?

外头已经清场了。

周小米和娟子被林氏叫到了次间,这种事情,小孩子就不要掺与了,看多了辣眼睛。而且林氏自己也努力不去想那一幕,不然的话,她怕她会忍不住冲出去撕了林玉风。

周瑾吩咐人去喊了里正来,这种丑事,虽与家中人无关,但势必要给林如红一个交待。

林玉风来者是客,做下这等恶事,自然天理难容。

好不容易等林得胜和赵氏都来了,问清缘由后,赵氏直接晕了过去。李嫂和林氏连忙把人抬进去,不一会儿,赵氏幽幽的醒了过来,然后抱着林氏就开始嚎了起来。

不是哭,是嚎。

赵氏觉得,自己命太苦了,好不容易就要熬出头了,闺女又出了这样的事儿。你让她这个当娘的,怎么活?

林得胜是个暴脾气,林如红这个后辈在他眼中,那就是个老实稳妥的孩子,绝对不可能做出格的事。林家人做出这种事情,是要把孤儿寡妇往绝路上逼啊!林得胜最恨这种不拿百姓当人的看的有钱人,当下指着林家的下人骂道:“瞧瞧你们干的好事!”

林得胜心中存着三分热血,没有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减退。况且他是为数不多,知道周瑾真实身份的人,他觉得林家的财势跟周家一比,简直不够看的!所以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惧意。

银角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,只道:“里正,我劝你最好识相些,把话说清楚。我们公子受邀而来,没怪他们周家做出‘仙人跳’的丑事来,已经是顾及公子的颜面,给他们留足面子了。”事情已经成了乌龙,再追究也没有什么意思了,眼下最重要的事儿,就是先把他们自己择出去!

好在事发现场,是林玉风的房间,他们大可以说是林如红想要勾~引自家少爷!毕竟他们的身份摆在这里,谁会相信林家公子,堂堂一个秀才,会去勾~搭一个农女?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,更何况家里正在为他说亲,相中的是县里高家的二小姐!不论家世,样貌,才学,哪样不比一个农女强?

所以银角的镇定是有依据的,他认为自己做的事是天衣无缝的,虽然掳错了人,但是没有人能污了林家的名头,哪怕这事儿确实是他们做的,也不成。

周瑾气极反笑,这就是传说中的倒打一耙!

“哼!真是长了一副伶牙俐齿!”周翼文冷哼一声,直接道:“报官,从主到仆,个个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金斗不屑的笑道:“好啊,去啊,我倒是要看看,你们能找谁来接这个案子。击鸣冤鼓?啧啧,没有功名在身的人,告我们家秀才少爷,真是不自量力,打你三十板子都是轻的!”

周翼兴也道:“哟,这狗奴才,还真忠心啊!也好啊,去县里直接找苏县令,听说他那个人,最是刚正不阿了!我倒要看看,那些跳梁小丑在苏大人面前,还能不能仗势欺人!”

金斗有些发慌,他们家倒是想跟新来的县令打好交道,可惜那个人油盐不进啊!交涉好几个月了,什么都送不出去。听大小姐身边的喜鹊说,老爷为了这个事儿,头发都白了好多!特别对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,县充简直是只能交好,不能交恶的头号人物。虽然他只是一个七品官,但是,一方父母官,手上权力大着呢。

听周家这口气,难道他们认识县令?

不可能!

肯定是吓唬人的。

“好啊,你们去告啊,我倒要看看,你们有什么本事,能说动这个苏县令来替你们说话。”

“哟,这话你也敢说?”周翼兴咋呼道:“谁人不知苏县令苏青天,那是一腔热血,刚正不阿的人物?他不畏强权,替百姓伸冤,从来都是公正办事!在他的治理下,我们黑河县才会越来越好,民生才会蒸蒸日上!听你这意思,是想往咱们父母官大人身上泼脏水?大伙都听见了吧,听见了吧?”

众人点头。

“抓他见官!”

金斗慌了,他不是有意的啊!

周瑾含笑看着自己的儿子,兴子一向是个能言善道的,再给那小厮三张嘴,他也未必能说得过自己的儿子。

众人在院子里吵得不可开交,屋里的两个人却一直处于大眼瞪小眼的状态!

林玉风一开始也是被眼前的情况下傻了,他急于想把衣服穿起来,急于逃避眼前的这一切。他的脑子里甚至是空白的,几乎无法思考任何问题。

林如红在他急急忙忙要找衣服的那一刻,爆发了。

找衣裳穿,就是在给自己找遮羞布,就是想逃避,就是不想负责。

这些男人在宿醉后,又或者得到便宜后的下意识动作,前世她便看得透透的。

林如红像疯了一样抢走了林玉风的衣裳,她认为自己这个苦情的角色,要么死,要么成功,没有第三条路。

“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?”

林玉风从没有被人这样质问过,质问他的,还是一个女子。

她模样姣好,身上衣衫单薄,因为抢他衣裳的时候,动作太大,导致曲线尽现。呼吸急促的她,大概是气急了,胸口处的起~伏十分明显,两座山~峦随着呼吸的节奏不停的跳跃着!她的皮肤很白,细细的藕臂很结实,看起来线条优美;她的脸色更白,那是一种无法解释的苍白,好像是毫无生机的颜色。眼前这个女孩只能算上是中人之姿,可是这一刻,她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委屈,让人看了十分心疼。

林玉风不由自主的对她产生了一分怜惜之情。

林如红是一个阅~男无数的二代,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眼神是真心实意的,还是虚情假意的,她一眼就能看穿。

林玉风眼中的那一分怜惜之情,并没能逃出她的法眼。林如红觉得,自己放手一搏的时刻到了。

“我完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林如红瘦弱的身躯微微抖了起来,好像正在经历什么毁天灭地一般恐怖的事情一样,她苍白的脸上落下了晶莹的泪水,眼睛里噙着的泪水,像波光潋滟的山泉一样清澈。

林玉风从她的眼睛里,看到了慌张无措的自己。

林如红一转身,朝着墙上撞了过去。她的力度掌握的很好,看起来好像生无可恋,使出了全身力气朝墙上撞了过去,实则暗地里留着后手,借由身体的角度问题,把力量卸去了大半。

林玉风暗道不好,慌慌张张的去拉人!

那姑娘要寻死了。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姑娘因为自己关系,因为名节的关系,死在他眼前吧!

林玉风是文弱书生,可毕竟是男子,力气大的很。林如红本就不是真的寻死,被他这么一拉,就半推半就的返回身,借着巧劲钻进了林玉风的怀里。

林玉风虽然是商贾之家的少爷,可是因为在读书方面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,所以林胜这个一家之主发过话,让白氏好好管束他,成亲之前,不可以有别家子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更不可整日与丫头们胡闹。

所以林玉风到现在,一直过得都是清心寡~欲的生活,身边侍候人的丫头个个姿色平庸,尚未在男女之事上有过什么经验。

猛然一个********在怀,少年人有些自恃不住了。

林如红是何等人物,自然看得出林玉风的局促和不安,当然,他的手臂还环在自己的腰上,似乎并没有拿开的意思,而且眼睛似乎也一直粘在自己的胸~脯上……

“你救我干什么,还不如让我清清白白的死了好!”林如红泫然欲泣,双肩微耸,一副欲语还休,有口难言,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林玉风:“我,我……”

“你是林家大少爷,我是一个寡妇带大的农女,纵使我今天就是死在这里,只怕也得不到清白名声,只求大少爷怜惜一二,莫要把事情做绝!”说完又要去撞墙。

林玉风哪里肯让她去寻死,也不顾上别的许多,只好把人强行抱住:“姑娘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

林如红“用力”挣扎,微微高声道:“你,你放开我。”

林玉风怕她寻死,当下狠狠抱着她的腰,两人身体无缝紧贴中……

这时,房门被人从外头踹开了。

众人来踹门,是因为听到了林如红要死要活的声音,怕出现意外,之才想着先把人稳住,哪知就看到二人衣衫不整,搂搂抱抱的这一幕!

担心女儿安危的赵氏,又晕了过去。

林玉风:“不是,不是你们听我解释。”

“禽兽!”

“哈哈,真是开眼界了!”周翼虎愤怒转身,对着金斗道:“你们家少爷不是清白的吗?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林如红觉得火候差不多了,直接晕倒在了林玉风的怀里。

混乱不堪的场面,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!

银角更是清楚,这件事不解决好的话,那么他回去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跟林家玩仙人跳!”

一句话,换来了周家人更大的怒火,还有不屑。

一群乡巴佬,他们有什么底气!

周翼兴上前一步,狞笑道:“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心知肚明!是不是仙人跳,可不是你上下嘴皮子一动就能决定的事!来呀,把人给我绑了!”

说话间,周安等人从角落里窜了出来,不由分说把银角和金斗绑了起来。

“你们,你们敢?”银角眼中,射出两道凌厉的视线,更多的,则是对未知的恐惧。

“有什么不敢的?我们又不动用私刑。”周翼兴走到银角面前,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事儿,没完!你想先发制人,也不看我们周家同意不同意!”

银角还要说话,就被一块破布堵住了嘴,周安几个下人连拉带扯,把二人拉了下去。

赵氏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连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“我可怜的女儿啊!”

周小米把视线调到装晕的林如红身上,暗想这人还真有两下子,至少林玉风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撞墙,她借着这个机会,倒是把一切都坐实了。

屋外,林得胜有些腿肚子打颤:“那个,大海,这林家可不好惹,会不会出事啊!”

林家在镇上,无异于是地头蛇!

周瑾笑着安抚他道:“放心,叔,没事。这理就不在林家呢!”

“那,那接下来咋办啊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