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破解版app官网

晚上,糖糖吃完饭洗完澡,就背着书包上楼去了。

寒森翊来开门,手里拿着苹果,刚啃了两口。

他应该是刚洗过澡,穿着灰格子睡衣,短发微湿地垂在额际,黑眸晶亮,整个人清爽俊秀,看起来特别精神。

糖糖只看了一眼脸就红了,把书包抱在胸前,冲他甜甜地笑:“森森哥哥晚上好。”

寒森翊挑眉,抬手用修长手指弹了弹她的额际,声音温柔带笑:“还叫哥哥呢?”

糖糖吐吐舌,被他牵着进门的感觉好奇妙,她低头看着握着她手腕的那只大手,修长又干净,心里泛着甜丝,道:“可是在家里叫‘同学’好奇怪呀,我可不可以在家叫哥哥,在学校才叫寒同学?”

寒森翊不置可否:“随。”

松开她的手,接过书包,拎着往书房走。

糖糖也跟进去,在位子上坐好,把作业和书本都拿出来,看了看,决定先做简单的语文。

寒森翊出去了,片刻后端着牛奶和提子进来,站在旁边看了一眼,道:“先把理科的写了。”

糖糖:“为什么?”

寒森翊淡淡地道:“怕到最后没了写作业的耐心,理科更写不进去。”

微微张嘴肉肉脸清纯美女居家随性写真

糖糖:“……”

这个男朋友是假的吧?说话这么一针见血不留情面……TAT

不情不愿地收起语文书,换成数学,想了想,又换成了物理。

“森森哥哥,我今天物理课没听,先给我讲课吧。”她厚着脸皮把书本往那边蹭。

寒森翊挑眉:“为什么没听课?”

还不是因为当时计划着试探吗?

糖糖当然不会这么说,嘟着嘴抱怨道:“老师讲得太枯燥了,听不进去。”

寒森翊:“以为去上幼儿园吗,还想老师跟玩游戏?”

糖糖:“……”

她不服气地道:“可是哥哥讲的就比较有意思呀,我宁愿听讲。”

寒森翊坐在椅子上,闻言转头看着她,轻笑了下:“喜欢听我讲?”

糖糖忙不迭点头:“嗯嗯,我把页码都记下来了,第5页到第7页的内容,也不多,都是图,给我讲解图上的意思就行啦。”

寒森翊没看书,目光停留在她脸上,似笑非笑地道:“叫哥哥讲课,可是要付出代价的~”

糖糖喝了口牛奶,听到这话,也转过头来看他,舔了舔唇角的奶渍,问道:“什么代价啊?”

寒森翊眸光微闪,伸手用拇指将她唇上的奶渍抹去,动作轻柔细致,眼神温柔至极。

少年的手指温热,在唇上摩挲着,带来酥酥麻麻的感觉,糖糖脸上热热的,这么近距离看着他,越发觉得森森哥哥帅死了,心头小鹿噗通噗通跟着跳。

寒森翊擦完了奶渍,也看向她的眼睛,两人对视了两秒,他轻咳着转开了目光,抽来纸巾擦掉指尖的奶渍,道:“先赊账,日后会有机会跟清算的。”

糖糖一脸懵:“……啊?真的要算账啊?”

寒森翊勾着唇角,拿起了她的物理书看:“嗯,别分心,我要讲课了。”

糖糖只好收回了分散的注意力,认认真真听讲。

寒森翊很耐心,刻意将内容讲得又慢又浅显,糖糖很快就听明白了,作业也做得很顺利,拿给寒森翊检查,全做对了,不禁有些得意。

寒森翊淡淡地点评:“人倒是聪明,就是不爱学。”

糖糖嘿嘿笑了两声,反正她脸皮厚,他这么说她也没在意什么,况且本来就是呀。

初中的时候也是想玩就玩,想接广告就接广告,中考最后那段时间她奋起努力了3个月,还不是一样考上了宜兰?

所以哥哥说得对,她其实还是聪明的,就是缺个人点拨,一点拨就能通。

现在,她已经找到了这个可以点拨她的人。

又悄悄瞄了一眼在看书的寒森翊,她的唇角弯了起来。

好喜欢他呀。

做完了物理,开始做数学,数学课她还是有听的,认真做着计算题。

手机响了一下,是微信的声音,打断了她的思路,她抬眸瞄了一眼。

她的手机被寒森翊收到桌子另一边去了,写作业期间他不让她玩手机,这一瞄就也看到了他睨过来的一眼,赶紧又低下头去继续计算。

脑子里却开始一心二用了。

谁发来的微信呀?是不是叶晓梅?想问她下午的试探成功了没吗?

嘻嘻(#^.^#)成功了呀!有点迫不及待想告诉她呢~

也多亏了她的帮忙传话哦~

说到这个,明天还不能忘了给顾思成带早餐,唉讨厌,这顾思成真麻烦,也没说要吃什么呀。算了,一会儿做完了作业问问他吧,班群里应该有他的微信……

“想什么呢,第二题答案写到第三题那里去了都没发现,”寒森翊凉凉地道。

糖糖回过神来,呆了呆,慌忙拿橡皮擦。

寒森翊看她手忙脚乱的,唇角微勾,将提子移过来给她。

糖糖拿了一颗塞嘴里,冲他笑了笑,边吃边继续作答。

早上,两人一起出门去上学。

到了学校外面,糖糖往四周看了看,早餐铺子不少,煎饼果子摊就有3个,顾思成点了这个,但她不知道哪家好吃,不过又不是买给自己,就随便吧。

寒森翊看她慢下脚步还在东张西望,挑眉问:“怎么了?”

糖糖支支吾吾道:“那个……哥哥,我忘了跟说,我还没吃早餐,我现在想过去买个煎饼果子。”

当然不能让他知道早餐是要买给谁的,不然他肯定就顺藤摸瓜知道昨天的事情了呀!

寒森翊皱眉:“怎么不在家里吃了出来?”

糖糖不敢看他:“我……我起床迟了,来不及吃。”

寒森翊也没再多问,知道她还饿着肚子,自然就走过去给买了一个煎饼果子,然后递给她:“赶紧吃了。”

糖糖拎在手上,道:“现在还有时间,我想带到教室里去吃。”

寒森翊看了看别的摊子,问:“牛奶要吗?”

糖糖:“不用了。”

寒森翊还是过去买了一瓶递给她:“下课的时候喝。”

“哦。”糖糖乖乖接过。

到了楼梯口,糖糖和他说了拜拜,往楼上走去。

寒森翊也回了自己的座位,刚放下书包,就发现手里还拎着糖糖的水壶。

刚才往校门口走的时候她觉得有点渴,就拿在手里喝,他给她递煎饼果子时顺手拿过来拎着,后来就忘了还给她。

他没有迟疑,立即起身往外走,很快上了二楼,一抬眼突然就看到5班教室外面的那抹熟悉身影。

他愣了下,因为糖糖正将手里拎的煎饼果子递给昨天在小花坛的那个男生。

寒森翊生平第一次想骂粗口——艹!